<p id="vl1p3"></p>

<address id="vl1p3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vl1p3"><nobr id="vl1p3"><nobr id="vl1p3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vl1p3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vl1p3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l1p3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您好,如果您已經是本站會員請登錄    非本站會員 請注冊
    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個人影展

              毛主席是我們家里人(0/0)

              5秒

              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3-12-06 11:06 | 瀏覽次 | 已有0條評論
              李煥生攝影作品
              << 上一圖集
              郭建華攝影作品展
              下一圖集 >>
              攝影師簡介:

              孫大虹  北京大學法學碩士,人民警察一級警監,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、中國公安攝影家協會副主席、中國藝術攝影學會會員、云南省攝影家協會常務理事,現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參事、省政協委員,省人民政府防范辦公室原主任、黨組書記、省公安廳副廳長。

              先后出版過:《出入境管理問答》、《亞太之橋》、《為了一片凈土》、《禁毒風云錄》、《讓思索跨越海洋》、《冰毒的危害》、《金盾之光》、《跨世紀的輝煌》、《走進紅楓葉國度》、《聚焦皇家騎警》、《七彩云南》、《云南紅之夜——我為舞狂》、《毛主席是我們家里人——云南26個民族人文情懷影像紀實》等十幾本畫冊、攝影文集和著作。



              作品信息:
                  作為攝影人,最重要的在于有一雙善于發現和捕捉美的眼睛和手段,能表現和展示生活中的真善美。
              我的攝影人生是從年輕時當偵查員開始的,只不過那時鏡頭對準的方向是犯罪現場和犯罪嫌疑人。當我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后,有了更多能自由安排的時間,便堅持攝影、寫作和鍛煉,這些愛好能讓我感知、觀察、尋找和發現這個世界有多么精彩。更由于能直接用鏡頭記錄人間的真善美,讓瞬間定格為永恒,讓我有很多快樂和幸福。
                  2011年春節正月十五,云南澄江縣的一個村子舉辦“送高香”的民俗活動,場面非常熱鬧,我恰好也在現場。在觀看民俗游行時,我發現路邊的小賣鋪里有三個老太太又說又笑,其中一個老太太用手指著墻上掛的一大幅毛主席畫像,好像在說著什么與毛主席有關的開心事,我當即抓拍到了一張生動的照片。也就是在抓拍的那一瞬間,我的心中產生了一個靈感,何不把各個民族老百姓家里掛著毛主席畫像的生活場景拍下來,不正好表達了人民群眾生活中的一種真實情感和寄托嗎?恰巧那是2011年,我想,這正好是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向建黨90周年獻禮的最好禮物嗎?也可以表現普通百姓吃水不忘挖井人的真情實感。想到這里,我又激動又興奮,還失眠了。
                  自古以來,中國人就有在家門上貼門神,在堂屋里供奉佛像或祖宗牌位的傳統習慣。我走過云南很多地方,經常看到老百姓把毛主席畫像和祖宗牌位天地國親師供奉在一起,如在布依族老百姓家里就非常普遍。在其他民族家里掛毛主席像的現象也很普遍。又比如藏族,我到過的一個藏民家,在堂屋正中就掛著一巨幅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的畫像,旁邊佛臺上還掛了鄧小平的像,側面還分別掛了毛主席、鄧小平、江澤民、胡錦濤四位領導人的畫像,還有孫中山的照片、班禪的照片,還有毛主席的石膏像,裝飾得十分漂亮。
                  就這樣,“毛主席是我們家里人”這個攝影主題越來越強烈、越來越清晰地在我頭腦里面閃現。恰逢2011年是我們建黨90周年,2013年是毛主席誕辰120周年,我想就以“毛主席是我們家里人”為題,從云南眾多的民族走向全國56個民族,用鏡頭記錄56個民族對毛主席獨特真實的情感,向兩個重要的紀念日獻禮。就這樣,我確立了拍攝“毛主席是我們家里人”這個攝影專題,并決心力爭在2013年10月前完成。 
                  2011年11月,我把“毛主席是我們家里人”涉及云南的26個民族全部拍完,涉及6、7萬字的文稿全部寫完。 2011年12月份毛主席118年誕辰前,在云南民族博物館舉辦了一個大型展覽,隨后這個展覽在云南各個高校巡展了一年,反響強烈。2012年8月,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發行了這部專題畫冊。從2011年9月開始,我一面利用出差、開會、學習和全國公安文聯、全國公安攝影家協會組織活動的機會,同時還有計劃地專程到全國各地拍攝。直至2013年8月5日,我終于在眾多熱心人、好心人的支持、幫助下,在新疆清河縣順利結束了第56個民族——塔塔爾族的拍攝工作,完成了全國56個民族與領袖毛澤東情感寄托的這個紀實作品,提前實現了我的心愿。
                  回想兩年多來的拍攝過程,我帶著這份創作靈感和激情風塵仆仆一直在尋找、拍攝掛在不同家庭的,神采各異的毛主席的畫像,同時也一直在感受著各族人民群眾對中國共產黨、對共和國領袖們的熱愛和感恩之情。
                  在拍攝過程中,我拍到了許多樸實自然的照片,也發生過許多真實感人的故事,這些令我終生難忘。上世紀50年代,有個維吾爾族老人庫爾班大叔要騎著毛驢去北京見毛主席,這個故事曾經感動了億萬中國人民。他去世后,他的家鄉——新疆于田縣政府在他家旁修建了一個紀念館,他孫子就是紀念館的管理人員。我和全國的游客一樣慕名而去,我采訪了他的孫子,把他的將近20個后人召集在一起,聚集在當年老人和毛主席合影的巨幅像前拍了一張合影,非常難得。
                  在拍攝創作的那些日子里,我與各族兄弟姐妹同胞們,促膝交談,緬懷偉人,感慨時代變遷,一同祝福未來。交談中,各兄弟民族都會流露出對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樸實的感情,都會顯出生動和燦爛的微笑。去年,在黑龍江的同江市,我專門到一個赫哲族族老人的家庭去訪問,這個老人非常自豪地帶我走進他的臥室,墻上掛著兩幅照片。一幅是50年代的黑白照片,毛主席接見少數民族參觀團的合影,其中就有他;另一幅是2005年他的二兒子參加全國少數民族團體表彰大會,受到胡錦濤總書記的接見的照片。老人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。一個赫哲族的家庭,掛著相隔半個世紀的兩位國家領導人接見他們家父子的照片,這份殊榮,不是其他家庭能夠擁有的,老人家的那種熱情和喜悅深深地感染了我。
                  拍攝這個專題,困難在于尋找被拍攝的對象。要完成56個民族的拍攝,最困擾我的當是高山族。因為高山族生活在臺灣,祖國還沒有統一,我不可能到臺灣的高山族家庭中尋找這樣的生活情景,這確實是一個困擾我的大難題。老天有眼,沒想到今年六月份,云南昆明舉行“中國南亞博覽會”,比往年“昆交會”不同專門增加了一個場館--中國臺灣精品館。那天,我正好碰上臺灣精品館開館,主辦方從臺灣請來了臺灣當地的原住民——高山族的一個分支叫阿美人,穿著漂亮的高山族服裝,她們在臺上又唱又跳。身著高山族服裝的主持人和臺下的觀眾頻頻互動。有一對情侶,穿著有毛主席頭像的T恤衫。主持人發現了他們,并大聲說道:“哎呀,你們的衣服真好看!”結果大家起哄歡呼起來,把小伙子推上臺上去,跟高山族同胞互動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抓拍到這張難得的有高山族的主題照片,表達了我對祖國統一的美好祝愿。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我用鏡頭現場記錄了許多感人的情節和真實的故事。在創作的同時,我的心靈不斷地被感動和凈化,創作中的艱辛、快樂、幸福和感動,至今仍然讓我難以忘懷。
                  因為這不僅僅是一種真實的拍攝,歷史的記錄,也是一種歷史的穿越,人心的穿越。在當今社會激烈變革轉型的歷史時期,真正的危機是無所敬畏的危機和欲望的失控。所以,在我拍攝和創作這些作品的過程中,我看到了淳樸的民族習俗和溫馨的社會風尚,看到了人與人之間趨于簡單自然的生活方式,而人們厭倦的那種浮躁、虛偽,爾虞我詐的惡習、劣性已經蕩然無存了。

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原创巨作AV